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 第九十五章:我来养也没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她明明说着最不真诚的话,眼睛里面却盛满了真诚让人分辨不出来任何端倪,兴许是她说的这些话太过于诚恳了,有那么一瞬间谢彬郁竟然觉得逐渐溺死在这样的谎言里面也不是不可以。

  明知道林芃琬此刻对着他的时候没有几分真心全都是在演戏,可谢彬郁仍然是控制不住自己问她,“你说认真的?”

  林芃琬眸光微闪,嘴角依然带着笑,“对呀,我对着叔叔的时候是最不会说假话的呀。”

  谢彬郁漆黑的眸子看着她,过了半晌伸手抚摸她的发梢,一上车她就将帽子摘了下来,露出后脑勺被刮秃了的那一块儿,他小心翼翼的伸手遮住她亮涔涔的眼睛,忽然间不想再去看她这样的表情对着自己。

  他缓慢地别开视线并不说话,车厢里面沉默了片刻以后,他终究是忍不住去看林芃琬,可是林芃琬只留侧颜给他,视线再也没有落到他的脸上或者是脸上。

  谢彬郁伸手缓慢地握住林芃琬的手,哪怕是在温热的车厢里面林芃琬的手却依旧是冰凉的,他看着人轻声说,“不去医院了,回家好不好?”

  林芃琬乖乖的点头说,“好呀。”

  她早就在医院里面呆腻了,也讨厌极了医院里面浓烈的消毒水味道,现在听谢彬郁这么一说索性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剧组那边马涣替她请了不少时间的假,林芃琬后脑勺上磕伤虽然恢复结痂了,但是秃了的地方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彻底的长回来,她在网上买了发夹片来用,却发现效果相当的不好。

  谢彬郁不出去拍戏的时候就喜欢在家里面练习字画外加读书,但是林芃琬回来了他连读书的心思都没有了,之前听林芃琬说想要学习服装设计,他也仔细的听到了耳朵里面,专门腾出一间房间来给她折腾。

  “以前见你对这方面并不感兴趣。”谢彬郁倚在门框上见她手里面拿着一本有关于时尚杂志的书,上面是一些名牌服装的配色与搭配,“你喜欢?”

  “我跟孙少小姐做朋友,怎么也得有共同话题呀。”林芃琬看的并不仔细,只是抓取其中的关键词来看,“而且,说不定我还可以跟着孙小姐学习一些,到时候为我自己设计婚纱也是很浪漫啊。”

  谢彬郁走过去将人笼罩在怀里面,“浪漫吗?”

  “很浪漫啊。”

  谢彬郁眼见得瞥见她手里面拿着杂志的出版时间与日期,“你看的是去年的期刊了,时尚变更速度很快,哪怕是你看上个月的也已经过时了。”

  “我随手找来的,也并不太懂。”林芃琬看的眼睛有些疲累,她顺势靠在谢彬郁的怀里面,“阿姨不在家里面呀?”

  “回家照顾孙子了。”谢彬郁伸手给她揉了揉肩膀,“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林芃琬一听到吃的就立刻来了精神,“我刚才在网上看了人家做舒芙蕾的视频,我觉得我也可以,我想试一试。”

  她拉着谢彬郁的手,仔仔细细的揉弄他纤长的手指,和人对视的时候眼睛里面亮晶晶的,“我们两个一起做可以吗?这叫家庭舒芙蕾!”

  “好。”

  两个人难得一起出现在厨房里面,谢彬郁将那些做蛋糕用到的食材全都给林芃琬准备好,她也只是随便说说来些兴趣,其实下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难得几次做菜全都是献给了谢彬郁。

  她把电动打蛋器交给谢彬郁,小声嘱咐说,“要缴出白色的泡沫来才可以啊。”

  “好。”谢彬郁用最快的时间将需要做的步骤打理好,又去提醒林芃琬要在锅底刷一层黄油才可以,林芃琬呆呆的点头,心思一点儿都没在做糕点的上面。

  她没做几个步骤就有些不耐烦了,小声的央求着谢彬郁帮她做完,还靠在人家的身上小声说,“叔叔,以后我不拍戏,你也不拍戏了,我们开个蛋糕店或者是花店好不好啊?”

  “好。”

  “店面不用太大,开在十字路口就可以。哦还有再养一只狗啊,小南瓜好不听话总是不让我抱,我喜欢把小宠物抱在怀里面啊。”

  不管她说什么,不论是胡诌还是说好听的话哄人开心,谢彬郁都享受现在这样的亲昵与宁静,所以她说什么,他都耐心的点头说好。

  林芃琬把沙发上睡觉的小猫咪抱起来,拿着手机一连拍了好几张合照,还拿着手机去拍谢彬郁的侧颜,“叔叔长的好帅,怎么拍都好看。”

  “还想吃什么?全都一起做了。”谢彬郁将弄好的东西倒进模型里面,又放入烤箱里,他顺带将围裙戴好了去询问林芃琬的意见。

  林芃琬在沙发上趴着玩手机,什么事情都不做,嘴还相当的挑食,“冰箱里面有什么做什么,葱花要少放呀,我不吃的。”

  屋里面暖气很足,哪怕是初春还冷着,她也只穿了一件宽大刚盖过屁股的T恤衫。她的皮肤不算白,但是两条晃荡着的腿又直细又滑溜,晃得人直眼晕。

  大概是家里面有人上门了在外面不断地按门铃,谢彬郁将手洗干净出了厨房,又取了毯子仔细的盖在林芃琬的腰上,“坐好了,不允许晃腿,或者上楼去屋里面。”

  林芃琬对于他的话左耳朵出右耳朵进丝毫都没动,谢彬郁直接伸手将人从沙发上捞了起来,把人抱在怀里面的时候,四目相对,谢彬郁微微皱着眉头说,“去楼上把裤子穿上。”

  “不要。”林芃琬浑身都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她此刻被谢彬郁抱着的时候还来回乱动十分的不安分,晃动的谢彬郁心里直起火,“乖一些。”

  “乖。”门铃不断地在响,谢彬郁三步并作两步将人抱回楼上,又转身下楼去开门。

  马涣在门外等了好半天,见他出来衣服上还乱糟糟的带着折痕,不由得会心一笑,“这么慢才开门呀?干什么呢?”

  “做饭。”

  “做饭呀。”马涣四处看了看没看见林芃琬,就问他,“琬琬呢?她不是出院了吗?”

  “在楼上。”谢彬郁让他先坐,转身去了厨房里面将冷冻的海鲜放在盆里解冻,马涣跟在他身后看他在厨房里面忙忙碌碌,就可劲的夸他,“谁嫁给谢先生可算是有福气了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关键还温柔体贴。”

  “好了。”谢彬郁将手洗干净陪他到客厅倒水给他喝,“说说吧。”

  马涣说之前还担忧的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小声问,“林芃琬在楼上,你确定她不会偷听吗?”

  “你就说吧。”

  “谢先生以前是惯她没样儿,现在就更没样儿了,咱们两个谈事情你还不避着她?”马涣说,“这小丫头跟之前可不一样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在剧组拍戏的时候还让我查李夏桐跟郭智宇跟李老爷子的关系怎么样。”

  听他说这话的时候,谢彬郁始终都垂着眼睛看不清楚心里在想什么,哪怕是他清楚地知道现在林芃琬只是逢场作戏,但是依旧十分诚恳发自内心的说,“我能做的并不多,她开心就好。”

  马涣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那是不是以后这缺心眼的丫头从背后给你一刀,你也得勉强受着啊?你年轻的时候比现在狠多了,因为没有感情牵着,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你有一天会这样。”

  “谢先生。”马涣说,“哪怕是林芃琬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但是我觉得你并不亏钱她什么,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做到这个份上吗?如果可以的话那为什么当初林先生意外去世以后,他的妹妹索要财产划分,而不是将还是孩子的林芃琬带走呢?”

  “我来养也可以。”

  以前是当孩子养,现在是当爱人养,这其实并不冲突。

  “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你养成什么样儿了?”马涣沉默了片刻,还想说什么却全都哽在了喉咙里面没有说出来,“你,你也高兴就好。”

  “我是不觉得拥有一段过去有什么大不了。我也有好多前任呀,但这并不妨碍我跟我妻子恩爱啊。你当时就该跟她讲清楚杨小姐跟林芃琬除了相貌相似以外,就算是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不清楚你看着林芃琬的时候,真的将她当作是替身了吗?”

  “马涣。”谢彬郁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他的眼睛里面满是隐忍与欲言又止,“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哪怕是假的也没关系。”

  马涣真是不懂,以前谢彬郁没谈恋爱的时候从来都冷酷到底、说一不二,他不明白为什么快要四十来岁了要追求爱情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他问,“何必呢?”

  两个人之间差出来的十四岁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代沟了,林芃琬那样的孩子又固执任性,对着亲密的人满身的坏脾气,天马行空起来想起一出又一出。

  就算是这个样子谢彬郁也觉得其实并不算什么,林芃琬曾经深刻的给他上了一课,他觉得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只要是能让她开心,做什么都行。

  如果真的有一天她伤害他,那他也无话可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