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 第七十二章:吃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窦家闻眼尖的注意到林芃琬身后的背景,他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林芃琬沙发身后那个明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当时好像是上了2011年的J城春季拍卖会,被人以二点三亿的价格拍下来了。

  因为当时他年纪还小是跟着他的叔叔一起参加的那场拍卖会,当时他叔叔原本势在必得,但是奈何对面抬价太高这才不得已放弃了,回家了以后他叔叔还惋惜了很久。

  因为他叔叔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很认真的跟他说什么瓶子腹部的青花留白海水龙纹,看上去仿佛一条白龙雄姿英发,让人看了就觉得喜欢。

  后来又在哪里见到过一起,窦家闻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出来,他只好说,“小琬,你把手机往右挪,你后面那个青花瓷瓶是拍卖回来的吗?”

  林芃琬也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她对于这方面并不精通,只是知道谢彬郁大概很爱收藏这些展品,家里到处都是,阿姨收拾家务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还曾经说过很多次让谢彬郁将这些古董好好的收起来不要放在外面。

  林芃琬其实也并不知道跟窦家闻聊一些什么,只是现在听他这么说,就磕磕绊绊的开口说,“啊?你说这个吗?我也不知道,我叔叔很爱这些,家里还有很多。”

  窦家闻下意识的以为林芃琬口中的‘叔叔’,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叔叔,这么一想就不由得有话题聊了,来了话题他的话也就多了一些。

  “你叔叔也喜欢这些?我叔叔也特别喜欢,每年往返各地拍卖会要好多次。下次有机会咱们两个见一面吧,你出车祸以后我好久联系不上你,刚好过完年咱们两个聚一聚。”

  林芃琬索性就实话实说,“我过完年以后要开工了,关总接了很多通告给我。”

  谢彬郁只是去厨房剥个柚子就有男生打视频通过来,这让他难免有些不爽,原本他在厨房里等待了片刻,可是窦家闻那边说话的时候像是开了闸一样喋喋不休,这就让他难免有些不耐烦了。

  他将剥好了的柚子放在果盘里面,故意从林芃琬身后路过,手机屏幕就那么大点儿窦家闻明显看见从林芃琬身后过去了一个男人。

  窦家闻看那人身上穿着的家居服是年轻人穿的那一款,并且好像跟林芃琬身上穿着的是同一款,这让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小琬,你家里还有人呀?”

  谢彬郁将果盘放在茶几上,坐在林芃琬对面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看表情略微有些不爽。林芃琬想都没想就开口说,“是我男朋友。”

  这句话多半是用来哄坐在对面的谢彬郁的,只见他眉眼舒展了一些,但仍旧对于没有挂断的电话有些不满意。

  林芃琬这简短的五个字犹如一道天雷砰的一声差点儿把那边的窦家闻给劈懵了,他勉强维持住自己刚才的笑容,不太确定的问了一句,“你,你的什么……?”

  “男朋友,在一起很长时间了。”林芃琬觉得这件事对于窦家闻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她对着窦家闻说这话的时候格外的坦然。

  “男朋友?”这么一下窦家闻彻底的笑不出来了,“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啊?你之前不是说现在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林芃琬不敢随意搭茬儿,也没有跟他说自己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记忆,她眸光微动有些闪躲,“新年快乐,先挂了啊,拜拜!”

  窦家闻刚张了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挂断了电话。他憋屈烦闷的心情此刻可想而知,就算是放DJ都没有办法缓解现在的心情了,手机上有不知道多少个年轻的小姑娘在跟他说新年快乐,他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快乐。

  刚好有个之前认识的外围给他打电话过来拜年,窦家闻要是放在平常就直接的挂断电话了,这会儿却接通了,小姑娘多年在一众二世祖里面混出来的嘴甜,说出话来也娇滴滴的。

  以前窦家闻从来不在这个圈子里面玩儿,今儿赶上大年初一了家里面热闹,他犹豫了那么半天想要给林芃琬打个视频,结果碰上这样塞心的事儿来,他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这会儿小姑娘一约他就直接拿了外头往楼下走,楼下一堆人凑在一起看电视打麻将,他爸爸看见他这么晚了要出去,问他出去干什么,窦家闻有些不耐烦的说,“您别管了。”

  谢彬郁看着林芃琬挂断了电话,罕见的冷着脸并不说话。他故意冷着脸明知故问,“你的朋友给你打电话拜年吗?”

  “以前一起拍过戏,比我小三岁。”林芃琬解释说,“我对他没有兴趣,就是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忆没有恢复的原因,我总是觉得他还没成年呢。”

  “他追过你吗?”谢彬郁之前见过窦家闻,年纪轻轻的二十岁刚出头,干什么都意气风发带着一股年轻人该有的劲儿,关键是窦家闻张着一双和他相似的眼睛,对着林芃琬的时候又格外的热情。

  像是一个年轻的自己遇到了年纪正好的林芃琬,两个年轻人凑在一起的时候总归是比跟他在一起有话说。

  这让谢彬郁很难不放在心上面。

  “算是追过吧。”林芃琬看不出来他生气了,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故意问,“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谢彬郁觉得就算是他吃醋了也不会承认,他将脸一扭黑着脸并不吭声,过了两秒站起来说,“我今天还没有练字,先去练字了。”

  林芃琬心里面有些小小得意,她黏着人问,“这么晚了还要练字呀?”

  谢彬郁面无表情地说,“好久没有练字了,既然年后你要开工,那每天早晨起床和我一起锻炼吧,总是在床上赖着容易懒。”

  这人吃醋了还不说,还想闷声折腾她,简直坏死了。

  林芃琬眼疾手快的抱住人,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轻声撒娇说,“可不可以不跑步呀?我早上起不来,好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