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 第二十六章:你怎么又受伤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彬郁坐在沙发上抬眼和她对视,并没有伸手接过来,反而抬了抬自己受伤包扎的右手给林芃琬看。

  “你左手也受伤了吗?”林芃琬这样说话的时候,还是乖乖的将水杯插了一根吸管递到谢彬郁的唇边。

  谢彬郁喝了小半杯水,又说自己饿了,右手受伤了没有办法拿筷子,需要人喂着吃才可以。林芃琬认主强烈的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喂着他吃完了半顿饭。

  在这期间谢彬郁就真的跟两只手都断了一样,抬也不抬乖乖的等着林芃琬喂他吃饭。

  吃完饭他又说要洗澡,林芃琬这次不忍气吞声的答应他了,“我定妆一天很累了,明天还要看剧本,我已经很困了。”

  谢彬郁没有继续强迫她,表示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

  林芃琬走的这几年家里面的摆设大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她的房间里一直都有阿姨打扫着。

  躺在床上的时候林芃琬两只眼睛直放空,时隔两年当她依旧安安稳稳的躺在这间屋子里面的时候,只是觉得在做梦。

  房间里面大概是被谢彬郁重新添了一些东西进来,床头的柜子上还放着新鲜的玫瑰,屋里面是林芃琬之前最喜欢的香水味道,虽然不浓烈但是清新可闻。

  拍完定妆照以后,剧组还要根据拍摄计划来协商演员的拍摄时间。

  林芃琬刚从国外回来正是悠闲的时候,这部剧她看的很重,双方协调好时间以后,不出意外下个礼拜就要进组了。

  她在家里面闲着的时候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钻研剧本,谢彬郁以前很少有在家待着的时候,这将近一个礼拜几乎也没有怎么出门,那些应酬全都被他给推掉了。

  谢彬郁在家里跟林芃琬凑在一起,他手上受的伤痊愈的还算快,但是手掌心上留下了一道粉色的疤痕,即使长好了结痂的时候那个地方的肌肤依旧是牵的有些紧。

  他以前鲜少有这样黏人的时候,林芃琬看剧本的时候他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观察人。

  林芃琬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剧本也快要看不下去了,“你没事情做吗?”

  谢彬郁不答反问,“我让家里阿姨买了些海鲜,晚上给你蒸螃蟹可以吗?”

  以前他就没有这么殷勤的时候,大都是林芃琬年纪小像个黏人精一样每天都无事可做黏在谢彬郁的身后。

  此刻看见谢彬郁这样,林芃琬多少觉得有些无法理解甚至是无话可说,她觉得谢彬郁是不是神经病,或者是受了什么刺激。

  “你是不是真的很闲?”林芃琬说,“我在看剧本还要背台词,过两天我就要进组了,你总是盯着我让我怎么定得下心来?”

  “好,那我不打扰你了。”谢彬郁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出了一两步又转身询问林芃琬,“晚饭蒸螃蟹还是烧龙虾?煮饭还是煲汤?”

  林芃琬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随便。”

  谢彬郁看她这个态度,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还是把想说的话给吞进了肚子里。但他还是说,“你可以不敷衍我的。”

  “我什么都不干,这里也不是餐厅,我有什么资格点饭吃?”林芃琬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他假笑了一下,“所以叔叔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她这样说话才让谢彬郁的心情有些好转,“那你看剧本吧,我不打扰你了。”

  剧本太长,林芃琬记性又不太好,她背台词的时候专门拿了水彩笔来把重要的地方记下来,就像是上学的时候记下老师勾画的重点一样。

  窦家闻打电话过来,她犹豫了一下点了接通,“家闻。”

  “小琬,前几天饭局上的事情我想了一下,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这次是我莽撞了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下次如果你不想去那就不去了。”

  窦家闻自从那天和林芃琬闹得不太痛快以后,他在家里矛盾难受了好几天,觉得自己做的可能确实不太对。林芃琬以前也没有去参加过几次应酬,被人护得很好。

  哪怕饭局上那些龃龉肮脏的交易,对于别人来说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林芃琬接受不了会害怕也是在情理之中,可以理解。

  他说了要追求林芃琬的,不想要因为这件事败坏自己在林芃琬的好感,在挣扎了还几天以后才打这个电话,想着不要因为这件事而破坏了他跟林芃琬并不巩固的关系。

  “已经过去了,我都快要忘了。”林芃琬将手机开了免提,拿着剧本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是不是真的过去了啊?我不想因为这件事你就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窦家闻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的时候,因为开了免提所以声音格外的清晰,哪怕是谢彬郁在厨房做饭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因为是男人的声音让他不由得提了些精神,几乎是竖起耳朵来听。

  “我没这么想,我在看剧本,过两天就要进组了。”林芃琬把刚才背的台词飞快的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还分散注意力跟窦家闻打电话。

  窦家闻跟人家打了电话就不想挂掉了,拉着人东拉西扯了好半天,说什么林芃琬都能回答他。

  谢彬郁在厨房里面拿着螃蟹的时候,不小心被螃蟹钳子划破了手,他小声的叫了一声,故意对着林芃琬的方向很委屈地说,“林林,我的手受伤了。”

  窦家闻那边隐约的听到男人声音的时候顿了一下,场面一时之间十分格外的安静。

  林芃琬说了一句先挂了,然后穿脱鞋去看谢彬郁,“你的手刚好怎么又伤了?”

  “螃蟹是活的,不小心夹破了我的手指。”他举起来自己受伤的手,被螃蟹钳子夹伤了的手正在源源不断的往伤口处冒血。

  林芃琬拉着他做到客厅,拿出医药箱来好好的给他清理了伤口又仔仔细细的包扎好,“让阿姨来家里做饭吧,你的手伤了没办法做饭。”

  “不碍事。”谢彬郁的眸光下意识的落在被她扔在茶几上的手机,“你交了新的朋友,你们看起来相处得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