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一中文网 >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 第二章:她只是个替代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s://www.218z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彬郁很早就开始给林芃琬准备生日宴会了,他一个不喜欢应酬交际的人,为了让林芃琬高兴请了她的好朋友们一起过来。

  他抬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

  手上这只手表还是林芃琬在前两年他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这块机械腕表更像是现在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们喜欢的款式,夸张又奢华。

  谢彬郁那样的身份,没有什么喜欢的,腕表倒是有不少收藏,他将小孩子送的腕表带出去,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他倒是没有怎么介意,专门将林芃琬送的那块腕表戴到了右手上,举杯之间经常有意无意的露出来,别人问起来他就笑着说是家里孩子送的,家里的孩子年纪还轻觉得这样的腕表漂亮,不忍心拂了孩子的好意。

  林芃琬进来的时候,啪的一声有人开了彩带炮筒,花里胡哨的彩带喷了林芃琬满头。

  要是放在平常她应该是笑,应该是惊喜的。可是此刻她看着自己跟前的谢彬郁,从心里面的时候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仍然想到顾及着谢彬郁的面子。

  林芃琬从来没有哪一刻是这样厌恶自己的,她勉强对着朋友们笑了一下,嘴上说着我有一些话想要悄悄跟我家先生说,拉着谢彬郁胳臂的手却在不由自主的用力。

  到了卧室她猛地将门一关,对着谢彬郁眼睛那一瞬间她的心尖儿突然有些崩开了。

  她在照片上看见的那样灼热炽烈的眼神,谢彬郁好像在看着她的时候永远都是冷静的,应该是她没有资格受到谢彬郁那样包含爱意的眼神,毕竟她只是一个病入膏肓却又不可救药的替代品。

  “叔叔,你好像看着我的时候从来没有很爱我的样子。”

  林芃琬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鼻子一酸,紧跟着喉咙就有些不可抑制的沙哑了,她并不想在谢彬郁的面前哭,那样就难免显得她更失败了。

  毕竟在一段感情里面,谁都不想做那个一败涂地的失败者。

  谢彬郁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这会儿听她这么一问,心里陡然一跳,“怎么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是我怎么看你像是快要哭了?”

  她哭了吗?当然她不能哭。林芃琬看着谢彬郁的时候,越发觉得自己可笑。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心里想的却还是她比不过杨迅怡,她在不可救药的跟一个早已经死去的人争风吃醋,那个人竟然还是她的母亲。

  林芃琬只要一想到照片上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模样,心里面就难受的快要炸裂开了。

  她像是发泄所有情绪一样,崩溃的啊地大叫,紧跟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太爱谢彬郁了,甚至是舍不得扇他一个耳光,只能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都砸了一个遍。

  到最后她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脸,将手机递到谢彬郁的跟前,喘着气问他,“你怀里的这个女人认识吗?你觉得熟悉吗?她是不是跟我长的很像?”

  林芃琬的眼泪不可遏止的掉了下来,被她倔强地伸手擦掉,“对不起说错了,是不是我跟她长的很像?谢彬郁,你把我当成她了是吗?因为我自从长大开始一天比一天更像她!”

  林芃琬清楚地知道,从她这一连串的疑问开始,她跟谢彬郁之间就彻底的架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道深深地鸿沟里面兴许还埋着一个杨迅怡。

  “林林,你冷静一点。”谢彬郁的脸色并不好看,就像是被人割掉了心底最深处的那层皮,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的将他最不堪最脆弱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他慌张、害怕,内心最深处想的是他好像立刻就要失去林芃琬了。

  “我不能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林芃琬像是一只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小兽,谢彬郁试图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被她挣扎着狠狠地挥了一巴掌在脸上。

  她现在脸色并不好看,甚至是头发凌乱的像是个疯子,她瞪着谢彬郁的时候,胸腔里面的心脏跳的极其迅速。

  “谢彬郁,谢彬郁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哪怕是你以前喜欢谁都行,你为什么偏偏喜欢杨迅怡?她是我妈妈,你让我觉得我现在像是个挑梁的小丑,哪怕我对你多么的认真,你看着我这张脸的时候想的到底是谁!你让我觉得恶心!”

  林芃琬蹲在地上无助的啊啊大哭,她再也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从爱上谢彬郁的那一刻起,她就死路一条了。

  现在谢彬郁几乎要了她的半条命,她无助、彷徨又绝望。

  “林林,我以前年幼,师姐给过我很多的帮助。我……”谢彬郁蹲在她的面前,试图轻轻地将她的脸捧起来,他真心实意的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试图请求林芃琬的原谅。

  他害怕,害怕林芃琬不在爱他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她对于我来说是贵人,是我十几岁时候的情窦初开,可是那都过去了。”

  “你让楼下的人都回去吧。”林芃琬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出来,她试图将自己的满脸眼泪擦干净,却发现怎么都擦不干净了。

  “好,你等我回来。”

  林芃琬看着她的朋友们逐一离开,等到人都走了,楼下只剩下她跟谢彬郁两个人的时候。

  她抄起一旁的椅子将布置好的生日宴会现场全都砸的稀巴烂,她砸坏的不光是这样温馨的现场,更是将谢彬郁的心猛地凿开。

  谢彬郁极力地遏制着自己所有负面的情绪,在林芃琬因为发疯将自己的手扎进玻璃里面的时候,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上前将人紧紧地钳制在怀里。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通红,双手因为将林芃琬抱在怀里而青筋乍起,“林芃琬,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我说我现在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你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